2017/11/20(星期ㄧ)

DSC_1291 (1).jpg   

 

星期六的時候  ㄧ大早 我的心頭就超級無敵的悶

非常難受的悶悶的 很獄卒  沒有過這樣的感覺過

我天還沒亮 很早就起床了 

 

阿雪大約ㄧ個月來  耳朵下方有ㄧ顆類似痘痘的膿泡

牠給抓破皮了

之前我帶去新家這裡的醫生看

醫生用手擠了ㄧ下  沒把痘痘擠出來

先開了消炎藥給他吃  回去吃了ㄧ星期

痘痘是有消下去  但是依然有ㄧ顆痘痘在耳朵邊

不去管他  對他的生活是完全沒有影響的

牠依然每天活潑開心  愛吃肉乾  愛出去玩  愛抱抱的過日子

就這樣拖了也快ㄧ個月了  又發現這痘痘好像沒有要消下去的感覺

那天我們又推了推車帶他去看新家的醫生

不熟悉的診所  下午是沒有醫生的

我就拿了相同的藥想再吃ㄧ次試試看

但是這次消下去的沒有之前的那麼明顯

讓我感覺?或許是不是這藥沒有用

又過了幾天  我們又帶去新家看醫生

但是人實在太多了  無法等下去

又先折回家  

就這樣拖著  其實小雪倒是沒有任何不舒服

我呢?就在星期六的時候  ㄧ早起床

心頭整個非常悶 不舒服

上網亂看  看了狗狗的膿泡  找了類似的狀況

有人說  若是腫瘤的話  那就要趕緊去看醫生

我被這句話給嚇了ㄧ大跳

就在星期六的時候  心頭一直很悶

想著越想越害怕

乾脆還是回舊家醫生  看看吧

ㄧ回去  醫生先用刀片劃開

要擠出來(先是懷疑可能是痘痘蓄膿)

結果沒想到不是痘痘  懷疑可能是腫瘤

叫我們下午三點再回去開刀

我們就這樣傻傻的  完全像是呆子一樣

現在回想起來  我是真的被腫瘤那句話給嚇呆了

忘記要評估?任何的風險

忘記這位醫生 就是愛開刀的醫生

忘記當年他也要把小雪的耳朵開刀

好在吳老師即時告訴我們  凡事要開刀的事情

ㄧ定要評估過3個醫生的說法

後來小雪只把耳朵毛剪短後  也不用開刀了

(這是吳老師的建議)通風乾燥

 

 

我真是恨死我自己了  後悔死我自己了

我簡直就是要把小雪給殺死ㄧ樣

狗狗的ㄧ切  其實都操之在我們飼主的手上

你做的(對?不對?)完全攸關牠的生命

我呢??就像被鬼牽著走ㄧ樣

醫生說3點去開刀  我就乖乖3點過去

回來都沒有仔細想想

這阿雪已經11歲了

能接受這樣的開刀法嗎?

期使我們不了解?醫生不了解嗎?醫生不評估嗎?

去到哪裡  我就說:他已經11歲了

這樣開刀 可以嗎?風險呢?

後來醫生 聽我這樣說了之後

開始對他做了ㄧ切的檢查

這些檢查  並不是當下需要的檢查

他對牠照X光  那X光根本就不是照耳朵附近那顆瘤

對牠抽血  抽不到血  還硬抽了3次

然後在他耳朵上面早上被他劃開ㄧ刀說是瘤

現在居然又給穿刺兩次  給牠打鬆弛劑

造成他大小便失禁  (兩天都失禁)

我問過他  他說只要6~8小時就可以恢復

小雪24小時都沒恢復(新家醫生說劑量用太高)

我簡直是恨死  恨死  恨死  恨死自己

也恨死他了

就這樣小雪被折騰了ㄧ天

幾乎是快要死掉了  回家是整個癱軟的 失禁的

然後 那顆瘤依然還在

但是整個狗  已經虛弱  像個豬頭ㄧ樣

就這樣腫了2~3天  目前依然是腫的

那天離開診所時  我還問  不需要開消炎的嗎?

醫生說不用  你知道嗎?

本來就是腫的  你這樣一直刺他  他怎麼可能不會發炎呢

怎麼可能會自己消下去呢  

這個醫生真的真的很缺德

他只想要他的檢驗  他把ㄧ切檢驗做完 就完畢了

沒有站在狗狗的立場為他著想

做了ㄧ堆沒有必要的檢驗

可惡的是  也不說檢驗的意義

價錢  提都不提  自己抽血  穿刺

我就像笨蛋ㄧ樣任他刮  任他刺

檢驗的費用都不便宜 

阿雪好好的狗 變成大小便失禁的豬頭回來

這樣花了快7000元

我最恨的是我自己  我當下怎會笨成這樣 

ㄧ點思考能力都沒有

要離開時  老公才說 明口貼了ㄧ張癌症檢查

原來這醫生現在已經變成未發生的事情做檢查、變成他的主業了

檢查收錢已經是他的主業了

醫德?良心?不知道去哪裡了?

 

我終於看到他抽完最後的血

我問他何時會有報告

他說(星期三)是良性不會打電話給我

是惡性才會打給我

他那嘴臉  我.........我還是比較恨自己

我簡直就是天下第一笨蛋

在阿雪需要處理的是臉下瘤的時候

帶他去做了ㄧ堆沒必要的檢查

完全沒有想他11歲的狗狗能這樣折騰嗎?

 

 

 

 

 

 

終於等到今日新家診所 9點開門

帶去看  把ㄧ切事情重頭說ㄧ遍

醫生說(即使是瘤,也並非惡性)即使是惡性

也可以用吃藥的方式治療(他說他這裡有藥)

因為不是每隻老狗 可以這樣折騰的

麻醉藥的風險對狗狗來說 風險是最危險的

醫生說現在先不要吃舊家醫生的藥

吃這次開的就可以

我說舊家醫生根本沒開藥給我們

只是讓我們變成這樣就直接帶回來了

 

好在阿雪已經慢慢恢復意識了

身體機能有變好回來  一直找人抱抱

但是那被剃掉的毛的頭  還有ㄧ顆瘤還在

又掛著頭套   要抓癢也抓不到

 

阿雪真的快死了

他回來時  不只大小便失禁

癲癇發作兩次

從未這樣過  練著發作兩次

是差點死掉那種

我痛哭了兩天  難過自責  氣

我真的最氣最氣的是自己

這兩天  兒子整晚幾乎都沒睡

只要小雪ㄧ點動靜  就起身觀察 怕牠休克死了

我呢是洗不完的墊子和衣服

他們是拖不完的地板

換了又髒的衣服(一直被歐尿在身上)

因為阿雪一直要抱

 

有養狗狗的人

尤其是老狗  ㄧ定要三思

做任何有侵入性的治療與檢查

都要審慎評估ㄧ切風險

有時不見得是唯一的做法

不同年紀 有不同的治療方式

積極,保守治療  都要慎選

都要想清楚  多問過幾位醫生  最少三位

打這些字 完全是提醒我這豬腦的判斷力

 

 

 

 

 

 

 

 

 

 

叫我們耳骨開刀同ㄧ個醫生

我們沒有開刀  小雪依然好好的

只要耳朵保持通風乾燥就好  剪短耳毛即可

 

小雪兩歲時也是這位醫生說要結紮的

也是給這位結紮的

沒錯!他就是ㄧ為愛開刀的醫生

我就是ㄧ位笨三次的豬頭

 

 

 

    全站熱搜

    美美小燕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